首页 > 声音 > 娱评 > 正文

性骚扰柳岩者不是伴郎而是粉丝?
2016-04-06 21:56:12 来源:操逼娱乐 作者:网络供稿 责任编辑:李大仁  评论:0

对于包贝尔婚礼上的伴娘团事件,热度还没有降下去。大家都想要知道在婚礼上对柳岩进行了性骚扰,网友纷纷谴责伴郎们玩的太过了。最新又有消息曝出来说,首先想要弄柳岩的人不是伴郎,而是婚礼上一些喜欢柳岩的粉

\现场,穿着低胸礼服的柳岩被几个伴郎抬起,嬉闹着要扔进水中。这个闹婚的尺度,是不是构成“性骚扰”?支持者认为,拉抬的过程中,低胸的柳岩很容易走光,更何况入水之后。柳岩尖叫即证明此行为带有强迫性。坦白说,这种说法很难说服我。如果伴郎们不顾柳岩尖叫和贾玲阻拦,仍将柳岩扔下水,此议题的讨论价值或许大一点。柳岩的尖叫和贾玲的救驾,事实上在这个未伤大雅的闹婚环节中,都可以看作是游戏的一部分,尤其是,这个调戏的过程发生在开放尺度比较大的娱乐圈的婚礼上。

不同群体对性骚扰的敏感度,肯定是不同的。以某某圈做划分,自然是政治不正确的,在这里只是出于言说的方便。和不同的人开什么样的玩笑,一般朋友间会有相应的分寸,譬如我可能会恭维一个衣着大胆的女孩“性感”,但对明显保守且年长的女性,我就会谨慎措辞。在包贝尔的婚礼上,伴郎们选择拿柳岩下手,可能也和这种预判有关。

这样的预判,也要看做预判者移情能力的高下。那些认为柳岩受到性骚扰的人其实也在移情,她们将自己置换为柳岩,觉得不能接受这种“调戏”。这其实是比较low的移情,它否决了个体差异。事实上,现代社会保守女性与开放女性间的差异,可能比其与古时被立贞节牌坊的女性的差异还大。符合实际的移情,不是简单将当事人置换为自己,而是真正理解当事人所在的场景和她的内心尺度。

最终的判断,当然来自柳岩。现有的证据显示,柳岩工作室在当天下午多次发布通稿,向媒体讲述险些落水的经历,并称“场面热闹非凡”,“逗得全场大笑”。很显然,柳岩并没有觉得自己被羞辱或性骚扰了,她将其视为一个可以增加自身谈资的娱乐八卦,主动予以传播。后来的道歉,也只有在这个理路上推导,才不会跑偏。在某种意义上,恰恰是那些力挺柳岩者是在性骚扰她。

普通网友就此案厮杀的厉害,不乏认为柳岩并未被性骚扰者。但意见领袖中,却更多倾向认为柳岩受到严重性骚扰。这或许类似佛教所谓的“所知障”?理论束缚了他们移情的能力。

相关热词搜索:伴郎 性骚扰 而是

上一篇:蒋劲夫解约唐人:良禽择木而栖
下一篇:李克勤与容祖儿的“红日”精神

分享到: 收藏
友情链接: 10mk7.space    228pm.com